股东会决议

/标签:股东会决议

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举办涉家庭房产纠纷典型案例新闻通报会 –福州家事律师推荐阅读

家事法苑 微信公号 家庭房产,不仅是家庭成员共同生活的住所,更承载着夫妻、父母子女、兄弟姐妹等亲属之间的亲情记忆与感情寄托。但在动辄百万、千万的房产价值面前,亲情不一定可以承受诱人利益的考验。有时骨肉至亲甚至会反目成仇、对簿公堂,变成老死不相往来的陌生人。 2020年5月19日,北京西城法院召开涉家庭房产纠纷典型案例新闻通报会,邀请北京西城法院副院长王元田, [...]

作者: |2020/05/26|分类: 婚姻继承|标签: , , , , , , , , |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举办涉家庭房产纠纷典型案例新闻通报会 –福州家事律师推荐阅读已关闭评论

股东会决议能否作为股东变更登记的依据||福州公司法律师推荐

股东会决议能否作为股东变更登记的依据||福州公司法律师推荐   【案情】 费某与纪某系A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其中费某占40%的股权,纪某占60%的股权,纪某系该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2016年5月12日,A公司召开股东会,作出股东会决议,决议内容为:一、鉴于费某未履行股东出资义务,且多次通知其召开股东会议,其并未参加,即日起解除股东资格;二、费某所占公司40 [...]

作者: |2017/11/02|分类: 金服法务|标签: , , , |股东会决议能否作为股东变更登记的依据||福州公司法律师推荐已关闭评论

公司利润可以作为非货币财产出资?

公司利润可以作为非货币财产出资?     根据规定,可以用于出资的非货币财产必须可以评估作价、可以转让,那么公司利润是否可以作为出资的财产? 2012年6月18日,A与B以及案外人C共同出资成立了D公司,C系该公司法定代表人。该公司公司章程约定公司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人民币,其中C认缴出资额为320万元,A认缴出资额为330万元,B认缴出资额为100万元, [...]

作者: |2017/01/22|分类: 金服法务|标签: , , , , |公司利润可以作为非货币财产出资?已关闭评论

最高法院公报案例“与公司相关纠纷”司法观点集成

最高法院公报案例“与公司相关纠纷”司法观点集成   一、法定代表人通过公司内部任免发生变更,但未进行变更登记的,其变更的法律效力对公司内外有何区别? 【案例】大拇指环保科技集团(福建)有限公司与中华环保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股东出资纠纷案||(2014)民四终字第20号 (《最高人民法院公报》 2014年第8期) 【裁判摘要】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 [...]

作者: |2016/12/28|分类: 实务指南, 金服法务|标签: , , , , , , |最高法院公报案例“与公司相关纠纷”司法观点集成已关闭评论

抽逃全部出资的股东,对除名股东会不享有表决权

抽逃全部出资的股东,对除名股东会不享有表决权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以下简称公司法解释三)第十七条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未履行出资义务或者抽逃全部出资,经公司催告缴纳或者返还,其在合理期间内仍未缴纳或者返还出资,公司以股东会决议解除该股东的股东资格,该股东请求确认该解除行为无效的, [...]

作者: |2016/12/08|分类: 金服法务|标签: , , , , , , |抽逃全部出资的股东,对除名股东会不享有表决权已关闭评论

福建高院案例:仅有股东会决议能否产生修改公司章程的效力?

福建高院案例:仅有股东会决议能否产生修改公司章程的效力?   按:《公司法》第三十七条赋予了有限公司股东会修改公司章程的权利。那么,在股东会决议中只对修改内容进行表述并载明修改公司章程相应条款,但没有形成章程修正案是否能构成对公司章程的修改呢?我们可从以下案例窥之一二。 一、案情概要 肖某、林某、黄某和王某系A公司股东,2013年11月4日,A公司 [...]

作者: |2016/12/06|分类: 金服法务|标签: , , , , , |福建高院案例:仅有股东会决议能否产生修改公司章程的效力?已关闭评论
商务服务 法律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