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思斌律师,拥有二十年的执业实战经验,系上海锦天城(福州)事务所合伙人,福建省律协刑事诉讼专业委员会委员、福州律协刑事诉讼专业委员会委员、福建刑事辩护律师网首席律师,知名福州刑辩律师,办理过多宗重大、疑难、复杂案件,经办案件曾被最高人民法院编选入《人民法院案例选》;蔡律师对刑事案件办理有非常丰富的辩护经验,辩护了多起有重大影响的大要案,曾成功办理过周某贩毒、运毒案,将其从一审死刑改为二审死缓等多起死刑改判案件;擅长办理高院二审案件、死刑等重特大疑难案件;成功案例多,深受当事人好评。蔡律师及其团队充分利用中国裁判文书网,专注于审判大数据研究,已收集福州地区近年海量的涉黑涉恶、毒品犯罪案件、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聚众斗殴、诈骗、非法经营等多发、高发案件的刑事判决书,并对该数千份判决书分门别类、区分专题,不断展开实务研究、深入分析,对相关法院关于上述案件的审判规律、裁判规则等有较深入的掌握,大幅提升了蔡律师团队办理刑案案件的办案效果,持续 提高量刑分析及预判的精确性。

/刑事辩护

广东潮州“失控”特斯拉鉴定程序与鉴定结果分析及猜想——福州律师原创

报载,根据特斯拉潮州车祸车主亲属表示,16日上午,潮州警方委托上海某机构对车祸车辆进行第三方鉴定。车祸车主亲属表示“我们现场要求特斯拉提供车辆的后台数据,特斯拉方面没有表态,我们不认同此次鉴定”。 很有意思,鉴定都没开始,车主亲属即不认同此次鉴定。当然,警方回应很公式化,“此次第三方鉴定正常进行,如果亲属不认可结果,可以进行申诉。” 其实,依据《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四十九条“需要进行检验、 [...]

广东特斯拉“失控”致人二死三伤司机应承担何种法律责任?——福州律师推荐阅读

近日潮州特斯拉失控狂奔2.6公里,致人二死三伤,且由于涉及特斯拉的刹车问题,已经成为了网上的热点话题。 亦如此前特斯拉类似事件,驾驶方与厂家各执一词。驾驶方坚称车辆失控,全程深踩刹车无反应。厂方则认为根据后台数据显示,车辆电门被深踩,全程没有踩刹车的动作,刹车灯长时间没有点亮。双方唯一共识是车辆P键有四次被短按,制动车灯曾短时亮起。 警方则认为案件相关事实及车辆是否失控有待调查鉴定。 不过与其他事 [...]

利用社交软件实施诈骗是否就属于电信诈骗?–铁岭中院2021年改判案例

电信诈骗因其广泛的社会危害性被国家严厉打击。实务中就有观点认为行为人只要利用电信网络技术实施诈骗就应适用相关电信网络诈骗的司法解释从严惩处,然而该种观点并不准确。实质上对电信诈骗犯罪的认定应从诈骗对象、犯罪波及范围、危害后果等方面综合分析,进而与利用网络技术实施的传统诈骗加以区分,从而使行为人的罪责刑能相互一致,值得一读。   案例简介: 2019年8月,仲某某使用快手账号在快手直播平台与在该平台 [...]

组织卖淫罪的“组织”行为应如何界定?-2021年辽宁锦州中院改判案例

组织卖淫罪作为涉黄类犯罪,一直是我国司法机关打击的重点,根据法律规定该罪的量刑点就是五年以上,法律后果严重。而随着社会发展,组织卖淫罪犯罪活动呈现多样性,也兼具部分介绍、容留等行为表现,因此,实务中有时会出现对组织卖淫罪行为定性不够准确的情形。本案案例便对组织卖淫罪中“组织行为”的特征表现进行说明,值得一读。   案例简介: 某某会所(以下简称“会所”)成立于2016年1月5日,经营范围为足疗和按 [...]

诈骗案件中被告人是否都需对被害人损失总额承担连带退赔责任?–2021年甘肃陇南中院改判案例

  传统理论和司法实践认为,共同犯罪中同案犯对违法所得都具有全额退赔责任,即“连带责任”。审判实践中曾出现共同犯罪中,法院判决同案犯共同对被害人的损失承担退赔责任,对所超出自己违法所得的,判决可向其他同案犯追偿。但是,该种判决方式,易导致罪责不相适应的情形,诸如对从犯的处罚出现自由刑上处罚较轻,但财产刑处罚较重的情形。对此,本文案例裁判观点从公平角度出发,具有一定合理性,值得借鉴。   [...]

被害人二审自认与被告人妻子系情人关系,认为自身有过错,法院能否采纳该证据?–东莞中院2021年改判案例

司法实践中,情况说明在刑事案件时常出现,通常是侦查机关为补强所收集证据的证明力而出具。本文案例出现的情况说明却较为特殊,系被害人对其不利事实的自认,证明其确与被告人妻子存在情人关系,认为自身是有过错的。可最终法院对被害人该自认事实却不予采纳。究其原因在于法院认定被害人出具情况说明与现有在案证据所显示事实并不相符。可见,在审判实践中,对于已经此前已经合法程序固定的证据其证明力很难被推翻,在未有充分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