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除劳动合同

/标签:解除劳动合同

福州劳动法律师评析:员工离职后,主张按照往年核算方式计算年终奖数额,法院能否支持?

福州律师蔡思斌评析 通常而言,除非劳动者已经与用人单位明确约定年终奖数额或是明确约定年终奖的计算方式,例如:应按照工资或是业绩的多少比例确定,否则年终奖应当由用人单位自行决定是否发放。具体到本案中,2019年、2020年劳动者的年终奖虽然呈增长趋势,但受新冠疫情影响2021年起大部分企业的效益都有所下降。在此前提下,如果简单直接参照前两年的年终奖标准认定年终 [...]

作者: |2023/11/06|分类: 公司法务|标签: , , , , , , , , , , , , , |福州劳动法律师评析:员工离职后,主张按照往年核算方式计算年终奖数额,法院能否支持?已关闭评论

福州劳动法律师点评:员工未办理离职交接造成公司损失,公司能否扣工资、索赔?

现如今,劳动者维权意识不断提高,但说走就走拒不交接现象也随之出现,公司在面对此类员工离职管理中经常会遇到下述问题:员工离职拒绝办理交接手续,公司可以扣下工资吗?员工离职拒不办理交接手续给公司造成损失,公司可以索赔吗?现针对上述问题,笔者特撰写本文简要分析一二。 一、公司不得以员工未办理交接手续为由拒付工资以及经济补偿金,其可在支付相关款项后另行主张权利 相关 [...]

作者: |2023/05/05|分类: 公司法务|标签: , , , , , , , , |福州劳动法律师点评:员工未办理离职交接造成公司损失,公司能否扣工资、索赔?已关闭评论

福州劳动纠纷律师:疫情期间工资待遇等劳动问题十问十答?

  目前,福州新冠肺炎疫情形势较为严峻,有关疫情的法律问题重新受到关注。这其中与劳动关系有关的咨询几乎涉及到每个人。 1、因疫情防控被隔离的,企业能与职工解除劳动合同吗? 根据《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办公厅关于妥善处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劳动关系问题的通知》,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疑似病人、密切接触者在其隔离治疗期间或医学观察期间 [...]

作者: |2022/10/28|分类: 公司法务|标签: , , , , , , , |福州劳动纠纷律师:疫情期间工资待遇等劳动问题十问十答?已关闭评论

用人单位不当安排长期出差,员工有权拒绝!——福州律师推荐阅读

公司正常安排员工出差,员工通常不会亦不能拒绝,若屡次不服从可能会被用人单位开除。但如公司安排有其他意图,其行为有明显不当之处的,员工亦有权拒绝,而法院并不会认可公司作出的开除决定。 《人民法院报》近期即刊载有类似案例。原告中止妊娠不久,休假返岗后即被用人单位安排长期出差,起初员工以身体不适婉拒单位出差要求。此后,单位又再次要求员工长期出差,又被员工以身体原因 [...]

作者: |2022/05/20|分类: 公司法务|标签: , , , , , , |用人单位不当安排长期出差,员工有权拒绝!——福州律师推荐阅读已关闭评论

上海高院:劳动者对工作履历不实陈述的,即便怀孕单位仍有权解除劳动合同

单位其实都不想有劳动争议,但劳动争议有时还是会主动找上门,由不得你不服。本案劳动争议案件历经劳动仲裁、一审、二审、检察院抗诉再审等程序,虽然最终上海高院认为劳动者有违诚信原则,但鉴于单位在原审中同意赔偿劳动者36000元,故不作改判。用人单位最终为解除一试用期内且工作不到二个月的员工付出不小的代价,值得吸取教训。 案情简介: 周某某原系闽龙公司员工,双方签订 [...]

作者: |2022/02/14|分类: 公司法务|标签: , , , , , , , , , |上海高院:劳动者对工作履历不实陈述的,即便怀孕单位仍有权解除劳动合同已关闭评论

妻、子擅自卖房,丈夫担心影响家庭稳定未提异议,视为授予处分权同意出让–福州律师蔡思斌原创

裁判要点:被告之所以在本案诉讼前选择对外不干涉原告的房屋占有状态,对内亦不要求被告之妻、子返还已收房款,从家庭内部关系的角度而言,实际上是向被告之妻、子表示愿意维持交易现状,并在经过权衡后作出了追认处分权的意思表示,以避免使被告之妻、子在当时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影响家庭和谐稳定。被告这种意思表示方式符合夫妻、父子此类主要家庭成员之间的生活习惯与社会常理,能够 [...]

合同同时约定附条件解除权与任意解除权,在所附条件未成就时可行使任意解除权–福州律师推荐阅读

合同同时约定附条件解除权与任意解除权,在所附条件未成就时可行使任意解除权 裁判要点:根据原告之妻于2019年7月9日发送给被告之妻的微信内容,其明确了按照相关约定解除合同的意思表示,并同意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应当认定原告符合合同约定的解除权行使条件,双方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应于原告解除合同的通知到达被告30日后解除,即于2019年8月8日解除。 案情简介: [...]

起诉公司退回投资款,一审认定借贷,二审改判驳回诉请-19年福州中院改判案例评析-合同纠纷17  

  改判要点:结合证人证言等,本院采信被告(公司)关于原告实际系与股东协商股权转让相关事宜,并接受股东指示向被告、股东付款的陈述,原告关于其直接投资被告的主张与在案证据相悖,不予支持。   案情简介: 陈海系大黑公司法定代表人。鑫一公司系小白公司股东,杨鑫系鑫一公司法定代表人。 2016年6月21日,赵君与鑫一公司签订一份《小白公司股权转 [...]

授权代表人自愿对合同欠款承担连带还款责任,依法有效-19年福州中院改判案例评析-合同纠纷08  

改判要点:公司授权代表人对涉案欠款签字确认自愿承担共同还款责任,依法有效,上诉人据此诉请水滴公司与授权代表人共同承担还款责任,于约有据,本院予以支持。 案情简介: 2013年12月,蓝精灵公司与水滴公司签订《技术服务合同》,约定由蓝精灵公司就整治工程项目向水滴公司提供技术上的咨询及现场协助指导,双方对违约责任的约定为水滴公司未依合同之约定支付技术服务报酬的, [...]

福州律师蔡思斌原创–职工主动放弃缴纳社保,能否以单位未交为由要求支付经济补偿金?

实务案例中,有些职工常以其系农村户口,如未在企业缴完15年社保,回到农村无法再继续交社保为由向用人单位主动提出无需为其缴纳社保,并且承诺免除用人单位相关法律责任。但后续职工却以用人单位未缴纳社保为由解除劳动合同,并要求主张支付经济补偿金。福州中院裁判多起类似案例均认为,社保缴纳是用人单位法定义务,即便职工放弃,法定义务亦不可免除。用人单位应当支付职工经济补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