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刑案律师

/标签:福州刑案律师

蔡律解读:最高院关于民法典担保制度的司法解释(1)–福州律师蔡思斌原创

最高人民法院于2021年12月31日公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有关担保制度的解释》(以下简称《担保制度解释》),自2021年1月1日施行。《担保制度解释》全文涵盖一般规定、保证合同、担保物权、非典型担保、附则等五个章节,共有七十一个条款。此次《担保制度解释》条文修改篇幅大,本文提炼第一章节部分要点进行解读,以供读者了解该新规。 《担保 [...]

若股东收回在公司的投资及收益,则不能被认定为实际投资人-19年福州中院改判案例评析-公司纠纷03

改判要点:综合《内部股东协议》及附件内容、原告出具的借条、原、被告就本案股份清算款的转账记录,本院认为,原告在公司的投资及收益已全部收回,原告不再作为公司的实际投资人。 案情简介: 2001年6月15日,张生与张柯、李一签订《协议书》,确认小白公司为三方共同所有,三方所占股份分别为:张柯40%、李一40%、张生20%。合作经营中,三方形成董事会,以协商一致原 [...]

作者: |2021/01/06|分类: 金服法务|标签: , , , , , , , , |若股东收回在公司的投资及收益,则不能被认定为实际投资人-19年福州中院改判案例评析-公司纠纷03已关闭评论

2015年10月1日前物业费拖欠诉讼时效为二年,不适用三年期间-19年福州中院改判案例评析-合同纠纷14  

  改判要点:因《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于2017年10月1日才实施,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民法总则施行前,民法通则规定的二年或者一年诉讼时效期间已经届满,当事人主张适用民法总则关于三年诉讼时效期间规定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2015年10月1日前的物业费,至2017年10月 [...]

仅凭借据、收条不能证明借款实际支付,代理人无权以此债权抵销代收售房款-19年福州中院改判案例评析-委托合同纠纷01

改判要点:代理人提供的有关委托人的《借款合同》、《借款协议书》、《借款借据》、《收条》等均只有委托人一方的署名,不符合常理。委托人虽对其真实性没有异议,但主张未收到代理人的款项,在此情况下,代理人应对实际支付69万款项的事实加以举证,代理人主张其通过财务人员付款,但双方存在大量的款项往来,其所称的两笔汇款并无金额及汇款用途相对应的账目,故不予支持。 案情简介 [...]

债务人将房屋以接近市价70%卖给校友且双方曾委托同一律师的,不足以认定双方恶意串通

裁判要点:1、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九条第二款的规定,交易价格达不到市场交易价70%的,一般可以视为债务人以“明显不合理的低价”转让财产,但就该规定条文所使用的“一般”一词可知,70%并非绝对严格的认定标准。鉴于本案实际交易价格已极为接近市场估值的70%,且按小白公司答辩所称,当时姚艳已欠付小白公司十几万元租金,如姚艳存在卖房清 [...]

户口迁移未约违约责任,买方再次售房后被诉违约,一手卖方责任如何承担?–福州律师蔡思斌原创

案情简介:2009年11月3日,孙新与骆静签订《合同》,约定孙新将涉案房屋出售给骆静。内有约定:“……现卖方户籍在本房屋的户籍管理机关,卖方承诺于签订合同之后五年内将户籍迁出。”未约定违约责任。《合同》签订后,骆静给付房款,孙新交付房屋,但至今孙新及其家人户口仍在涉案房屋内。 2016年4月9日,骆静将涉案房屋出卖给案外人刘海,合同第(三)款约定:出卖人应当 [...]

因继承或者受遗赠取得物权产生的纠纷不适用诉讼时效

改判要点:《继承法》第八条规定的二十年最长诉讼时效针对的是继承权受侵害的情形,根据《物权法》第二十九条“因继承或者受遗赠取得物权的,自继承或者受遗赠开始时发生效力”,因此继承或者受遗赠取得物权产生的纠纷不适用诉讼时效 案情简介: 被继承人林某承租福州市台江区新港中选三弄17号计54.13平方米的房屋。1994年4月9日,福州市郊区房屋拆迁工程处为甲方,林某为 [...]

董事与公司成立劳务合同关系,其薪酬由股东大会决定-19年福州中院改判案例评析-劳务合同纠纷01

改判要点:董事与公司成立劳务关系,董事的报酬事项由股东大会决议决定 案情简介:2014年10月15日,小白公司召开2014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关于变更公司董事的议案》,选举朱海为公司董事。2016年10月14日,小白公司向朱海支付董事薪酬30000元。2018年3月7日,朱海向小白公司提交辞呈,小白公司于2018年5月17日召开2017年年度股东 [...]

职工明确向单位表示不参加保险,后以未足额缴纳保险为由支付经济补偿金,能否支持?-19年福州中院改判案例评析-劳动争议纠纷31

改判要点:用人单位为劳动者参加社保系用人单位的法定义务,小白公司虽辩解系杨芬主动放弃缴纳社保,但该义务不因劳动者的放弃而免除。且在杨芬明确要求小白公司为其缴纳社保后,小白公司也仅为其缴纳了2017年1月至8月间的社会保险费。 案情简介:2012年11月2日,杨芬与小白公司签订《劳动合同书》。2014年8月19日,杨芬以其系农村户口且可能存在未能缴完15年社保 [...]

作者: |2020/11/24|分类: 金服法务|标签: , , , , , , , , , , , , , , , |职工明确向单位表示不参加保险,后以未足额缴纳保险为由支付经济补偿金,能否支持?-19年福州中院改判案例评析-劳动争议纠纷31已关闭评论

导游工资按出团量确定,但用人单位仍应确保其收入不低于最低工资 -19年福州中院改判案例评析-劳动争议纠26

改判要点:即便用人单位的工资制度为“根据导游出团情况确定,并直接从领队收取的游客小费中支付”,但如果劳动者收入低于最低工资保障标准,用人单位仍应按照最低工资保障标准支付相应工资  案情简介: 1987年9月,张天通过毕业分配进入大白旅游有限公司工作。2012大白旅游有限公司调整张天到导游部工作,按照大白旅游有限公司的导游工资制度,张天的工资计算方式由之前的基 [...]

作者: |2020/11/19|分类: 金服法务|标签: , , , , , , , , , , , , , |导游工资按出团量确定,但用人单位仍应确保其收入不低于最低工资 -19年福州中院改判案例评析-劳动争议纠26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