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人力资源律师

/标签:福州人力资源律师

祖屋登记产权人非家庭成员名字,母子二人各自主张却双双败诉-19年福州中院改判案例评析-所有权确认纠纷01

改判要点:当事人若认为不动产登记内容与真实权利状态不符,应当提供证据予以证明,双方均无证据证明其为真实权利人,均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法律后果。 案情简介: 陈建强(1976年去世)和妻子郑艳红(1961年去世)生育有一女陈小红,陈小红与陈小军(婚前名为张伟杰,1984年去世)育有五个子女,长子名为张超。坐落于闽侯县竹岐乡苏洋村苏湾11号房屋在1951年11月 [...]

作者: |2020/08/15|分类: 房屋物权|标签: , , , , , , , , , , , , , , , |祖屋登记产权人非家庭成员名字,母子二人各自主张却双双败诉-19年福州中院改判案例评析-所有权确认纠纷01已关闭评论

遗嘱继承人对于是否存在非婚生子女等消极事实不承担证明责任,相应事实应由人民法院查明-19年福州中院改判案评析-物权纠纷07

改判要点:证明法定继承人范围的消极事实(如是否存在非婚生子女、养子女等),遗嘱继承人及相关事实主张者一般不承担证明责任。人民法院应依职权调取相关证据,不能将证明责任加在消极事实主张者上。 案情简介: 诉争房屋系刘甲、刘乙兄弟共有,刘甲与陈花系夫妻关系,生前育有刘强丹等儿女。刘乙无配偶,抱养一女,其生前立下遗嘱,约定将诉争房屋中属于刘乙部分的产权留给刘强丹继承 [...]

未经处分权人同意,公房所有人不得任意处分拆迁房产 -19年福州中院改判案评析-物权纠纷05

改判要点:属于省级公产的房屋,在被划拨给其他公司时若有约定处分权的,则于拆迁前后应严格遵守该房屋处分权的约定,公房所有人未经批准同意不得任意处分  案情简介: 李江于2001年期间系诉争房屋租户,2004年8月3日,B公司(甲方、拆迁人)与李江(乙方、被拆迁人)、C拆迁工程处(丙方)签订《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书》一份,内容为甲方委托丙方拆迁乙方房屋,就地安置乙方 [...]

作者: |2020/08/12|分类: 房屋物权|标签: , , , , , , , , , , , , , , , |未经处分权人同意,公房所有人不得任意处分拆迁房产 -19年福州中院改判案评析-物权纠纷05已关闭评论

案外人名下房产,法院认定登记虚假时能否直接对该房产强制执行?-19年福州中院改判案评析-执行异议之诉05 

改判要点:登记在案外人名下的房产,若登记名义人否认该房产属于被执行人,而执行法院认为登记为虚假时,须经当事人另行提起诉讼,撤销该登记并登记在被执行人名下之后,才可以采取查封措施 案情简介: 林甲系刘艾琳、林乙的儿子,于2012年3月23日至2017年8月24日在狱服刑。期间刘艾琳、林乙与A公司签订案涉房产的《房屋买卖合同》,买受人填写为林甲,房款均为二人支付 [...]

商品房虽被法院预查封,当事人仍可对不动产上原有基础法律关系进行变更或解除-19年福州中院改判案评析-执行异议之诉03

改判要点: 预查封虽然可以限制任何单位和个人擅自处分被预查封的财产,但不能改变被预查封不动产的权属状态,亦不禁止当事人依法对该不动产上原有基础法律关系进行变更或解除 案情简介 2013年2月18日,吴宏强、林奕宏就购买讼争房屋与A公司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并支付首付款项。讼争房已办理预售合同备案登记并交房,未进行房屋所有权登记。二人就剩余房款通过银行贷款方 [...]

作者: |2020/08/06|分类: 房屋物权|标签: , , , , , , , , , , , , , |商品房虽被法院预查封,当事人仍可对不动产上原有基础法律关系进行变更或解除-19年福州中院改判案评析-执行异议之诉03已关闭评论

私下交易未办证商品房,买受人能否排除人民法院对该二手房的强制执行?-19年福州中院改判案评析-执行异议之诉04

改判要点:二手房屋买卖双方未通过房地产中介进行,无法确认交易款项真实性。房屋仅办理预登记,不具有交易条件,买受人有过错,故其不能排除人民法院对该不动产的强制执行。  案情简介: 2013年,蒋涵和A公司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购买诉争房屋。该房产于2013年办理预告登记,权利人为蒋涵。2015年7月2日,蒋涵和李军签订《二手房买卖合同》,约定蒋涵应为李军办理 [...]

出借款部分为银行汇款、部分使用现金,如何认定出借款数额?-19年福州中院改判案例评析-民间借贷纠纷27  

改判要点:虽然此前出借人均以银行转账方式完成出借,但其能够就现金支付的原因、资金来源、交付方式、交付地点等内容出合理说明,且款项数额较小具备现金交付的现实可能,应当认定现金出借系真实 案情简介: 2015年10月26日,王小明向李大虎出具借条一份,主要内容为:“借条兹向李大虎借人民币伍万元正,用于生意周转,月息2%借款人:王小明2015年10月26日”,次日 [...]

夫妻单方借款17个月后有转款给配偶用于购房,亦可认定配偶从中受益,属于共债-19年福州中院改判案评析-民间借贷纠纷22  

改判要点:夫妻一方借款后有向另一方转款并购买房产,虽隔17个月,亦足以认定配偶方自借款受益,应当认定借款属于夫妻共同债务 案情简介: 李星于2010年5月31日、2011年3月2日分别向林大勇账户转账100万元及200万元,2011年3月1日林大勇向李星出具相应《投资借条》。 林大勇与张芳于1990年3月15日登记结婚,2015年2月27日登记离婚,2012 [...]

第三人在担保人处签名但备注“证明确有借50万”能否构成连带保证?–19年福州中院改判案评析-民间借贷纠纷09

改判要点: 1、律师代理费属于当事人为实现债权支出的合理费用,应由债务人承担。 2、借条明确约定担保人应承担的连带保证责任范围,且当事人所作“证明确有借50万元”的备注亦证明其对借款债务知情;其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理当知悉其以担保人身份签名可能承受的法律风险及自身偿债能力,应认定其自愿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案情简介: 林天向张平出具借条一份,载明张平借给林 [...]

同时存在债务及其他往来,如何厘清转款性质?–19年福州中院改判案评析-民间借贷纠纷08

改判要点:由于债务人与债权人之间除本案借款之外,尚有其他款项往来,而债权人现仍持有作为债权凭证的借条原件,债务人既未在其主张还款的两笔转账之时备注用于归还借款,亦未积极主张收回该等借条原件,故债务人关于已清偿债务的主张,与其他转账的备注内容及此后仍有支付利息款的行为相矛盾,不符合常理,故认定本案借款尚未清偿。 案情简介: 2018年3月29日,何鸿向郑平出具 [...]

商务服务 法律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