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商事律师

/标签:福州商事律师

离婚夫妻对一方已出售房屋份额的分割约定,不能对抗善意第三人–福州律师蔡思斌原创

离婚夫妻对一方已出售房屋份额的分割约定,不能对抗善意第三人 裁判要点:离婚夫妻之间按份转移登记房屋对第三人不构成权利障碍,男方应当协助第三人办理其名下40%产权份额。第一,女方为拆迁安置房屋的权利人。女方在涉案房屋出售给第三人多年的情况下,与男方转让产权份额并进行转移登记,属于恶意转移登记,其权利不能优先于已经合法占有该房屋的买受人。第二,离婚夫妻关于涉案房 [...]

妻、子擅自卖房,丈夫担心影响家庭稳定未提异议,视为授予处分权同意出让–福州律师蔡思斌原创

裁判要点:被告之所以在本案诉讼前选择对外不干涉原告的房屋占有状态,对内亦不要求被告之妻、子返还已收房款,从家庭内部关系的角度而言,实际上是向被告之妻、子表示愿意维持交易现状,并在经过权衡后作出了追认处分权的意思表示,以避免使被告之妻、子在当时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影响家庭和谐稳定。被告这种意思表示方式符合夫妻、父子此类主要家庭成员之间的生活习惯与社会常理,能够 [...]

合同同时约定附条件解除权与任意解除权,在所附条件未成就时可行使任意解除权–福州律师推荐阅读

合同同时约定附条件解除权与任意解除权,在所附条件未成就时可行使任意解除权 裁判要点:根据原告之妻于2019年7月9日发送给被告之妻的微信内容,其明确了按照相关约定解除合同的意思表示,并同意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应当认定原告符合合同约定的解除权行使条件,双方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应于原告解除合同的通知到达被告30日后解除,即于2019年8月8日解除。 案情简介: [...]

福州律师蔡思斌评析:各地法院“民法典第一案”,亮点纷呈

2021年1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正式施行。各地法院纷纷公开以《民法典》为法律依据裁判的案件,于是“民法典第一案”如雨后春笋般接踵而来,其中不乏极具亮点与特色的判决。现笔者就其中部分案例作如下评析: 上海首例——因患艾滋病婚姻关系被撤销 案情简介:2019年11月,王海与林英订婚后同居。2020年4月林英怀孕,6月28日双方登记结婚。次日,王海告知 [...]

受让瑕疵股权股东应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19年福州中院改判案例评析-公司纠纷02

改判要点: 1.按公司章程规定足额出资系股东法定义务,尤其是在认缴资本出资制度下,按时足额缴纳当期认缴出资系对股东最低义务要求,但并不排斥股东在某一认缴期内的出资超出章程规定该期最低出资限额。 2.就股权转让的受让人来讲,核实受让股权是否存在瑕疵出资是其应尽的基本义务,如果其明知或应知受让的股权存在瑕疵仍接受转让,即应推定其知道相应法律后果并自愿承受。 3. [...]

作者: |2021/01/08|分类: 公司法务|标签: , , , , , , , , , , , , , |受让瑕疵股权股东应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19年福州中院改判案例评析-公司纠纷02已关闭评论

股东对公司账簿知情权可包括会计凭证,并可聘请专业人员辅助查阅-19年福州中院改判案例评析-公司纠纷01

改判要点: 公司的具体经营活动只有通过查阅会计凭证才能充分知晓,也才能保障股东作为投资者全面真实地享有知情权。并且,股东在查阅会计账簿时,对于会计账簿内容真实性及完整性的判断,必然要通过查阅会计凭证才能实现,才能准确了解到公司真实完整的经营状况,从而从实质上保护股东的知情权。因此,在无证据证明股东查阅会计凭证有任何不正当目的的情况下,对于股东要求查阅公司自2 [...]

作者: |2021/01/08|分类: 公司法务|标签: , , , , , , , , , , , , , , |股东对公司账簿知情权可包括会计凭证,并可聘请专业人员辅助查阅-19年福州中院改判案例评析-公司纠纷01已关闭评论

无法证明享有公司项目权益,就转让份额收取他人的出资款应予以返还-19年福州中院改判案例评析-公司纠纷06

 改判要点:讼争《入股合作协议书》履行的前提是被告应在其与案外人签订的《合作协议》约定的项目中占有31%权益份额。本案被告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该前提,故其将其中15%的权益份额转让给原告并收取原告的出资款,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公司虽非合作当事人,但其在《入股合作协议书》上盖公章,为被告收取投资款提供账户,原告投资款亦是汇到公司账户内,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出借 [...]

作者: |2021/01/07|分类: 公司法务|标签: , , , , , , , , , , , |无法证明享有公司项目权益,就转让份额收取他人的出资款应予以返还-19年福州中院改判案例评析-公司纠纷06已关闭评论

公司承担担保责任需经法定程序且符合章程,新旧股东签字并不一定等同公司意思-19年福州中院改判案例评析-公司纠纷05  

  改判要点:案涉协议中约定由公司对案涉股权转让款承担担保责任,未经过公司股东会决议,亦未经过全体股东确认同意,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十六条第一款“公司向其他企业投资或者为他人提供担保,依照公司章程的规定,由董事会或者股东会、股东大会决议”以及公司章程第六章第14条规定,该约定对公司无约束力。 案情简介 小白公司成立于2016年9月23日 [...]

作者: |2021/01/07|分类: 公司法务|标签: , , , , , , , , , , , |公司承担担保责任需经法定程序且符合章程,新旧股东签字并不一定等同公司意思-19年福州中院改判案例评析-公司纠纷05  已关闭评论

房屋产权登记人与孙女约定房屋归属,条件成就后孙女有权确认享有物权–福州律师蔡思斌原创

裁判要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二条规定,当事人有证据证明不动产登记簿的记载与真实权利状态不符,其为该不动产物权的真实权利人,请求确认其享有物权的,应予支持。 案情简介: 讼争房屋为动迁所得,动迁安置人原为顾海及谢亿。1999年,谢亿以个人名义买下讼争房屋,产权登记在谢亿名下。2004年谢亿与案外人就讼争房屋签 [...]

作者: |2021/01/06|分类: 房屋物权|标签: , , , , , , , , , , , , |房屋产权登记人与孙女约定房屋归属,条件成就后孙女有权确认享有物权–福州律师蔡思斌原创已关闭评论

无其他证据佐证,即使户籍在征收房屋内亦不能直接认定为被安置人–福州律师蔡思斌原创

裁判要点:在私有房屋征收中,一般只有房屋产权人才是被安置人。系争房屋虽无产权证,但国有土地使用证登记的使用人为被继承人,该房屋应属于被继承人的私有房屋。虽然房屋被征收时原告的户籍仍在系争房屋内,但系争房屋自2000年起空关至被征收,亦无证据证明征收部门将原告认定为被安置人,故原告不属于征收补偿法律关系主体,无法独立分得被征收利益。 案情简介: 杨秀(2015 [...]

作者: |2021/01/06|分类: 房屋物权|标签: , , , , , , , , , , , |无其他证据佐证,即使户籍在征收房屋内亦不能直接认定为被安置人–福州律师蔡思斌原创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