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using-her-smartphone-while-working-remotely-on-laptop_free_stock_photos_picjumbo_HNCK2998-2210x1474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三条规定:“债权人就一方婚前所负个人债务向债务人的配偶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是债权人能够证明所负债务用于婚后共同生活的除外。”对个人债务转化为夫妻共同债务做出了规定,即债权人需举证证明所负债务用于婚后共同生活。此种情况主要是一方借款用于办理婚礼或购置婚房等情况比较常见。

如若债权人想要主张借款人婚前所负债务应由夫妻共同偿还的,则须证明款项用于婚后共同生活。对于债权人的举证责任通常是较为严苛的,即需要证明借款成立的情况下,还需证明款项实际用途为婚后夫妻共同生活。款项属于种类物,如若在款项上不能证明具体对应的款项用途,如款项发生混同或是在账户之间发生流转,无法区分实际用途等的,则无法达到证明目的。

一、一方婚前借款并将款项用于购置婚后夫妻共同所有房产的,该借款虽产生于婚前但属于夫妻共同财产

相关案例: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2019)渝05民终3224号王宏梅与王庆满王波民间借贷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案情简介:2016年3月30日,王庆满通过其在中国建设银行重庆南坪支行明佳储蓄所37625899888xx的存折账户向王波转账支付130230.75元,并从该账户内现金取款20604.98元。同日,王波4367423765161xx账户收到王庆满从南岸明佳路支行转账存入的130230.75元;并以现金存入方式收到19769.25元,上述款项共计150000元,收到上述两笔款项后,王波账户余额为150000元。当日,王波出具借条一张,载明的内容为:今借到王庆满现金¥150000(壹拾伍万圆整,用于买房。一年内归还。次日,王波、王宏梅与重庆金科亿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重庆市商品房买卖合同》,约定王波、王宏梅向重庆金科亿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购买位于重庆市南岸区茶园新区房屋,房屋总价1110000元,以按揭方式付款,首付款为330000元。为购买此房屋,王波于2016年3月31日以4367423765161xx账户向重庆典宜商务咨询服务有限公司转账1万元、向重庆睿博资产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转账4万元,共计5万元,作为购房的团购费;另外,王波于当日从该账户向重庆金科亿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支付购房款86952元,并从该账户现金取款2000元缴纳至金科签约中心财务室,作为购房用。

2016年4月29日,王波与王宏梅登记结婚。

2016年6月7日,王庆满从其在中国建设银行重庆南坪支行明佳储蓄所37625899888xx的存折账户内现金取款20604.98元、10027.67元、15034.38元(对应存折上标注的第12笔,第12笔摘要部分内容为“转1册13”,第13笔注明的摘要内容为“部提1册12”,剩余本金为5000元,第12笔减去第13笔即为实际取款金额15034.38元),上述三笔款项合计45667.03元。同日,王波在建设银行的账户内以现金方式从南岸明佳路支行存入45600元,存入该笔款项后,王波账户余额为45640.12元。王波收到该笔款项后,于当日向王宏梅账户转账35000元。同日,王波出具借条一张,载明的内容为:今借王庆满人民币¥45000(肆万伍仟圆整)。用于还信用卡账,于年底归还。庭审中,王宏梅认为收到35000元属实,但认为是王波的工资收入,该35000元用于了每个月的生活开销,王波陈述用于还信用卡不属实。

2016年8月9日,王庆满(卖方)与张留明(买方)签订《房地产买卖及经纪合同》,约定王庆满将其名下位于重庆市南岸区花园路街道房屋出售给张留明,房屋售价为710000元,合同详细约定了房款的支付方式,房款均应支付给卖方。后张留明通过转账方式将购房款支付至王宏梅账户,分别于2016年8月9日支付9000元,2016年8月10日支付50000元,2016年8月16日支付645000元,2016年8月19日支付5000元,转账支付款项合计709000元。

法院认为:二审中,本案争议焦点主要在于夫妻共同债务问题,即王宏梅是否应当对案涉借款本金882952元向王庆满承担共同还款责任。本案一共涉及三笔借款,本院分别评述如下:1.2016年3月30日的138952元借款虽系王波婚前向王庆满所借,但款项用于王波、王宏梅购买房屋,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三条之规定,该债务属于王波、王宏梅的夫妻共同债务…2.2016年6月7日的35000元借款,形成于王波、王宏梅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且王宏梅自认该款项用于家庭生活,理应承担共同还款责任。3.针对2016年8月9日出售房屋所得款项,王宏梅诉称虽然该房屋登记在王庆满名下,但实际系王波与其前妻刘培出资购买,王波对王庆满享有债权。由于王宏梅举示的证据尚不足以证明其主张,其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王宏梅诉称其在收到款项后,多次向王庆满进行了还款,但王庆满银行流水并未显示王波或王宏梅进行过还款,王宏梅亦未举示其他证据证明其进行过还款,因此,对其该项诉称意见,本院不予支持。

二、一方婚前支付部分首付款并办理按揭贷款,其余大部分首付款由另一方支付所购房屋,婚后登记双方名下各占50%份额的,因配偶一方婚前支付首付款对应房产价值与其所得房产份额价值相当的,视为办理按揭贷款一方所借款项并未用于婚后共同生活,该债务属借款方个人债务

相关案例: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苏06民终3282号杨佳佳与启东中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杨犇犇追偿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案情简介: 2012年5月18日,启东中邦公司作为出卖人与杨犇犇作为买受人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一份,约定杨犇犇向启东中邦公司购买位于启东市预售商品房,房屋总价2164913元。在合同签订之前,杨佳佳的母亲已于2011年10月26日向启东中邦公司支付购房款100万元。后杨犇犇向启东中邦公司支付购房款304913元,剩余86万元通过按揭贷款向启东中邦公司支付。2012年5月21日,江苏银行启东支行作为贷款人,与杨犇犇作为借款人、启东中邦公司作为担保人签订《个人借款合同(房贷版)》一份,约定:贷款人依据借款人申请向借款人发放86万元的借款,担保人启东中邦公司承担保证责任。杨佳佳、杨犇犇于2013年7月26日登记结婚,后于2017年12月7日经法院判决离婚。2014年2月19日,案涉位于启东市房屋登记在杨佳佳、杨犇犇名下。杨佳佳、杨犇犇婚后,共同归还了部分银行按揭贷款。借款后,杨犇犇按约归还贷款至2016年6月30日,至此尚欠本金819412.19元,之后未能按月归还本息。江苏银行启东支行因催要未果,向一审法院起诉并提出上述诉讼请求。为催要上述欠款,江苏银行启东支行遂起诉要求借款人承担还款责任,担保人承担连带保证责任。担保人启东中邦公司代偿后起诉杨犇犇、杨佳佳承担还款责任。

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债权人是否有权就夫妻一方婚前所负个人债务向债务人的配偶主张权利。《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三条规定,债权人就一方婚前所负个人债务向债务人的配偶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是债权人能够证明所负债务用于婚后共同生活的除外。债的发生必须基于当事人之间意定或法律的规定,除此特定的法律事实之外,债的相对性不会因其他的事由而发生移转。夫妻一方婚前所负个人债务,是其与债权人之间因特定法律事实而形成的一种债权债务关系,它是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产生之前与债权人之间发生的权利义务关系。根据债权相对性的原理,一般而言债权人只能向特定的债务人主张权利,而不能在债务人结婚后向其配偶主张权利。《婚姻法解释(二)》第二十三条虽然设定了婚前债务转化成婚后债务的特殊情形,但是该转化是有条件的,即债权人能够证明所负债务用于婚后共同生活。夫妻一方的婚前个人债务转化为共同债务后,债务人的配偶只在其接受财产或受益的范围内承担清偿责任。本案中,杨佳佳的母亲在杨犇犇购买案涉房屋时出资100万;杨犇犇自行出资1164913元,其中向江苏银行启东支行贷款86万元,该86万元银行贷款系杨犇犇个人婚前债务。虽然杨犇犇、杨佳佳婚后将案涉房屋登记为双方共同所有,在另案执行过程中,杨犇犇与杨佳佳对案涉房屋进行了析产,双方各取得50%的份额;但从杨佳佳与杨犇犇各自占案涉房屋的份额来看,杨佳佳所取得的份额与其母亲的出资相当,杨犇犇取得份额的价值也高于其86万元的银行贷款债务。综上,本案中并不存在夫妻一方利用婚姻关系逃避婚前个人债务的情形,杨佳佳亦未从杨犇犇的婚前个人债务中受益,故案涉杨犇犇个人婚前债务不能转化为婚后夫妻共同债务,启东中邦公司不能突破债的相对性向杨佳佳追偿相关债权。

蔡思斌

2020年1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