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借贷

/民间借贷

福州律师解答:对方借钱不还,又不知其身份证号,该如何调取?

近期,一当事人向福州律师蔡思斌咨询,想委托蔡律师解决一债务纠纷,然而立案的第一步就难住了,没有对方的身份证号,这该如何解决?《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起诉必须符合下列条件:(二)有明确的被告。”虽然法律并没有明确规定何谓“明确的被告”,但大多情况下法院在受理案件时,都会要求原告方必须提供被告的详细身份信息,包括但不限于姓名、性别、民族、出生日期、户籍所在地或常住地址以及身份证号码等。如果这 [...]

负债累累无力偿还时,该躺平就躺平吧!–债务法律咨询后所感

前两天一个老客户过来替他妹妹咨询。 情况倒不并复杂,就是他妹妹林女士几年前用房子为抵押向一家小银行贷了150万,现已经逾期。现在银行没有找他妹,都是一家公司来找他妹,说银行已经将债权转移给他们公司,现在由公司全权负责,希望他妹妹能尽量筹措款项归归还贷款,可以给予一定的减免。她哥觉得有点奇怪,就过来问问律师。 其实这种情形也算正常。对于一些非本地大银行,其在福州放贷规模较小,其贷后催收部门人手有限, [...]

“民间借贷”还是“刑事诈骗”?谨防陷入借款骗局。

前言: “借钱不还”只是民间纠纷吗?现实生活中打着朋友、同事、亲戚之间民间借贷的旗号进行诈骗的事件时有发生,“以借为名”的诈骗行为与借款到期后无法及时偿还的民间借贷行为均以借款理由存在虚假因素而呈现出竞合形态,如何准确区分民间借贷与诈骗,从而保护公民合法权益?刑事和民事对于这一问题的界限在哪里?本文谨以具体案例切入,说明法官在认定“借款不还”的性质的相关说法。 相关案例: 案例一:雷某是广州某医院 [...]

福州律师蔡思斌原创:原告只有汇款凭证,在起诉债务过程又转诉不当得利能否被法院认可?–广州中院改判案

前言 民间借贷案件数量每年呈平稳增长趋势,是我国民商事案件中的一大组成部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间借贷的司法解释》第二条,出借人向人民法院提起民间借贷诉讼时,应当提供借据、收据、欠条等债权凭证以及其他能够证明借贷法律关系存在的证据。实务中,碍于出借人与借款人的特殊关系,有时会没有明确的借款凭证,这无疑造成举证困难,增大败诉风险。在司法实践过程中,存在大量先起诉民间借贷败诉后转诉不当得利的案例, [...]

福州民间借贷律师原创:妻子多次替夫偿还借款,并不一定视为构成共同债务—福州律师原创推荐

福州律师、福州婚姻律师、福州家事律师案例普法专题   这是一个很老套的民间借贷案。判决书很多要素其实与案件裁判结果无多大关联。蔡律师尝试将案件最大简化,列明要素,以案件推理及裁判异同点为着力点,让当事人及律师同行有所借鉴。 债权人至法院起诉夫妻,要求夫妻共同偿还借款93000元及相应利息,相关由丈夫出具的借条、借款实际履行、借款结算等证据都非常齐备,对于丈夫借款事实各方无异议。 案件争议点主要在于 [...]

民间借贷起诉一二审败诉,再诉不当得利先赢后输,这是为何?-湖北宜昌中院19年案例

本案比较曲折。原告以民间借贷起诉一二审均败诉,再以不当得利为由诉讼,最终结果又是先赢后输。本案二审法院对于民间借贷与不当得利的区别、是否属于一事不再理、前后案件判决是否存在冲突等法律问题作了清晰明确的认定,逻辑推理得当,判决让人心服口服,对于律师办理类似案件应有较大参考借鉴空间。 案情简介:南漳县龙泉观煤矿有限责任公司是2005年12月23日由黄治奎、谢建国二人共同出资成立的有限责任公司。20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