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律师都非常清楚,执行案件除非在诉讼阶段能够将被告财产保全住或被告身家丰厚,否则后期执行都非常难的。执行难,体现在查找被执行人财产困难;执行难,体现连查找被执行人下落都非常困难,很难对其采取人身强制措施。

当然,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最近各地法院亦不断升级执行措施,改进执行方式,尽力破解查找财产难、找人更难的困境。

通过微信悬赏举报老赖财产线索,最高悬赏奖金高达886.76万元

比如杭州市江干区法院就运用微信小程序在微信朋友圈投放失信被执行人悬赏令。法院利用微信平台,通过广告投放曝光的形式,将悬赏公告及被执行人的有关信息交给与腾讯合作的第三方,向被执行人的亲友、同事等周边人群,或者被执行人定位位置一定范围内微信用户的朋友圈投放公告,曝光失信内容。精准定向投送至失信被执行人的周边人群。同时悬赏令在法院官网、公众号以及特定朋友圈同时同步发放。借助群众力量,提高执行的效率,从而给失信人员制造压力,最终迫使其主动偿还债务。

9月12日,江干法院通过微信小程序推送了第一期5个失信被执行人的悬赏公告,公告内容包括失信被执行人的名字、性别、地址以及未履行金额等,同时还注明了悬赏保障和悬赏条件——在资金执行到位后,从执行款中予以减扣发放。

悬赏金数额比例经申请人同意,一般设定为执行标的的5%-10%。

江干法院近期发布的执行悬赏令,悬赏奖金均为执行标的的5%。举个例子,近期悬赏执行的其中一个被执行人未履行标的为1.7735亿元,按照5%的比例,这件案件的悬赏奖金就达到了886.76万元!

法院与铁路公安签署联动布控协议,被执行人出行即可被拘留

近日,厦门市思明法院与厦门铁路公安处厦门车站派出所签订了《执行联动布控备忘录》,这代表厦门思明法院针对被执行人推出一个“大杀器”,这个“大杀器”是这么运转的:

1.被执行人及相关人员已被法院作出拘留决定;

2.法院将案件相关信息、法律文书等材料推送给铁路公安派出所;

3.铁路公安派出所利用信息科技手段等查找被执行人下落线索;

4.一旦发现被执行人下落,铁路公安将当场控制,移交法院实施拘留。

该“杀器”在厦门范围内尚属首创,创新了查找“老赖”的模式,整合人民法院及铁路公安现有的科技手段、实践经验、信息网络平台,精准高效掌握被执行人的轨迹信息,有力破解了“找人难”的执行难题,从而对被执行人形成震慑有力维护胜诉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思明法院及厦门铁路公安处厦门车站派出所相关同志参加签订仪式

多地法院还有许多妙招、绝招

执行难一直是老大难,其实各地法院都想解决执行难的问题,也采用了诸多妙招、绝招等。

比如有的法院就采取信用惩戒措施,禁止被执行人子女上贵族学校或私立学校;
还有的法院直接与通讯部门联动,将被执行人手机自动设置关于机主是失信被执人彩铃提醒等;
还有的法院与高速公路部门联动,直接在高速公路出入口拦截被执行人名下车辆等;
还有的法院与当地公安部门联动,将采取人身强制措施的被执行人列为网上追逃人员,由公安部门执行抓捕工作后移交法院;
还有的法院直接与移动支付公司方如财付通、支付宝等联动,直接通过网络查询、划拨被执行人钱款等。

执行的方式非常多,法院真正穷尽所有执行措施的,应该是可以解决执行这老大难问题,当然这需要社会各部门、机构、单位的配合,并非一时一日即可功成。

不过,这只能解决有财产而逃避执行的被执行人问题。但如果被执行人已无资产,要求法院解决执行实质上也是不可能的,要由申请执行人自身承担风险的。后期,国家估计会启动个人破产制度,解决让确无财产的被执行人可以终止执行,债务人在一定年限后可以东山再起,而不能让一辈子被债务困扰的问题。